首 页          融检要闻         通知通告         微信集锦         检察视窗          以案说法          检察文化          青年文明号
当前位置:首页>>检察文化
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阶段自行侦查权探析
时间:2018-07-27  作者:  新闻来源:  【字号: | |

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阶段自行侦查权探析

郭文

 

内容摘要: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补充侦查活动,既可以由侦查机关负责,也可以由检察机关自行行使。但法律及司法解释并未对检察机关自行侦查的问题作具体规定,导致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当案件需要补充侦查时,首选的办法就是将案件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使得法律赋予的自行侦查权形同虚设。因此,有必要对审查起诉阶段的自行侦查制度进一步完善,从而有利于检察机关履行法律监督职能,进一步保障诉讼参与人的权利,彰显法律的公平正义。

词:补充侦查 审查起诉 自行侦查

 

审查起诉阶段的补充侦查活动,是刑事诉讼活动中的一个重要环节。通过补充侦查,能够完善证据、促进公正执法,预防冤假错案的发生。补充侦查活动,既可以由侦查机关行使,也可以由检察机关自行行使。对于侦查机关怠于补充侦查,退而不查、查而不透等情况,检察机关积极行使自行侦查权,在以审判为中心的大背景下,对于检察机关进行法律监督,实现刑事诉讼目的,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审查起诉阶段自行侦查的依据

1、理论依据

联合国大会1990年批准的《关于检察官作用的准则》,认可了检察官享有侦查权,所认同检察官侦查权的范围是很宽泛的,“检察官应当适当注意对公务人员所犯罪行,特别是对贪污腐化、滥用权力、严重侵犯人权、国际公认的其他罪行的起诉,和依照法律授权或当地惯例对这种罪行的调查。”由此可见,检察官是享有侦查权的。我国的检察机关,不仅是国家公诉机关,还是法律监督机关,既要作为国家公诉人提起公诉、追诉犯罪,又要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能,维护国家、被害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因此,检察机关享有自行侦查权,既有利于完善证据链,也有利于加强对侦查活动的指导和监督。

2、法律依据

《刑事诉讼法》第 170 条规定了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应当讯问犯罪嫌疑人、听取被害人的意见。《刑事诉讼法》第 171条、《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第 379、380条规定了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对于需要补充侦查的,可以将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也可以自行侦查,必要时可以要求公安机关提供协助。法律赋予检察机关可以将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也可以自行侦查的权利。检察机关可以根据办理案件需要,自行选择补充侦查的方式,及时准确地认定案件事实,提高诉讼效率,强化庭审效果,节约司法资源。

二、审查起诉阶段自行侦查权的特点

检察机关公诉部门的职能是代表国家出席法庭支持公诉,其工作主要是围绕“庭审”而展开,法律赋予检察机关的自行侦查权,自然也应该围绕“庭审”这个主题而展开,因此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的自行侦查权有别于侦查机关的刑事案件侦查权,有其自身的特点。

1、具有补充性。侦查机关的侦查权是在刑事案件受理后直接启动;而审查起诉阶段的自行侦查权则属于事后救济,当侦查机关的侦查权无法、或不能查清犯罪事实的情况下才予以启动。侦查机关行使侦查权是为了查明案件事实,收集嫌疑人犯罪的相关证据;而审查起诉阶段的自行侦查既要查明嫌疑人犯罪的证据,也要查明嫌疑人罪轻、无罪等证据,既要让有罪的人受到法律的制裁,也不冤枉一个无罪的人,做到不枉不纵。

2、具有服务性。审查起诉阶段的自行侦查权是围绕“庭审”这个主题而展开的,是为了保障公诉机关在庭审过程中,既能保证刑事案件的公正性,打击犯罪,又能保证控诉的准确性,保障人权。

3、具有监督性。我国宪法明确规定,是国家法律监督机关,此宪法地位在2018年3月11日通过的宪法修正案中依旧不变。因而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的自行侦查权亦带有监督属性,不论是自行侦查还是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都是对侦查活动的监督和制约,有利于发现、纠正侦查活动中的违法行为。

德国刑事诉讼法学者米德迈尔说:“检察官应该力求真实与正义,因为他知晓,显露他片面打击被告的狂热将减损他的效用和威信,他也知晓,只有公正合宜的刑罚才符合国家的利益。”检察官作为法律的守护者,他既不应该站在当事人的立场,也不应该站在罪犯的对立面,而是应该站在客观的立场上,严格依据案件事实和法律的规定,公正客观地进行控诉,妥善地处理和平衡打击犯罪和保障人权的关系。也正是如此,需要检察机关积极行使自行侦查权,从而发现事实、守护法律。

三、当前审查起诉阶段自行侦查的困境

1、审查起诉阶段自行侦查的规定缺乏可操作性

虽然《刑事诉讼法》、《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规定了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可以自行侦查,但什么情况下应当将案件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什么情况下应当自行侦查,检察机关行使自行侦查权的具体程序等问题,均没有相关的法律规定和司法解释。由于没有具体的标准,导致了检察官在审查起诉阶段遇到需要补充侦查的时候,首选的办法就是退回侦查机关,自行侦查权几乎不用。

2、检察官在审查起诉阶段自行侦查的主动性不强

首先,由于没有强制自行侦查的硬性规定,当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时,检察官往往不愿意自行侦查,而是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再根据侦查机关收集的新证据对案件进行审查认定。其次,全国检察机关办案部门案多人少的问题普遍存在,各个检察官都是同时处理数个案件,存在手上案件积压的情况。对于需要补充侦查的案件,如果由检察官自行侦查,既会占用审查起诉期限,又会影响其他案件的办案时间,这对本来办案时间就很紧张的检察官来说是个艰难的选择。再者,检察官的优势在于法律意识和对证据证明标准的把握,而侦查经验相比于经验丰富的侦查人员而言,较为薄弱,长期怠于行使自行侦查权,从而导致检察官在自行侦查时力不从心。

3、自行侦查权应用范围有限

检察官可使用的侦查手段有限,对于案件中的物证、鉴定意见、勘验笔录等证据,检察官几乎从不行使侦查权,而是直接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或是建议侦查机关提供相关证据。在审查起诉环节,检察官需要讯问犯罪嫌疑人,当案件事实不清时,还可以对被害人、证人进行核实证据,因而检察官在审查起诉阶段自行侦查所获取的证据多为言词证据。

4、缺乏对自行侦查权的监督

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可以对侦查机关的侦查活动进行监督,而当检察机关决定启动自行侦查程序时,却缺少了相应的监督,自行侦查完全由检察机关自行决定并实施,对于自行侦查过程中产生的问题根本无法监督。检察机关在自行侦查过程中,除了内部的程序制约,也缺少外部监督,犯罪嫌疑人及其辩护人、被害人及其代理人、甚至是侦查机关都没有提出异议的权利,只能被动地接受检察机关的决定。

四、完善审查起诉阶段自行侦查制度

(一)更新执法理念

1、规范运行,既要追求实体正义,也要追求程序正义

我国传统的司法理念是重实体,轻程序,程序的重要性往往被对案件真相的追求所掩盖,程序正义较少被关注。随着我国社会主义法治建设进程的加快,我们逐步发现了重实体、轻程序这一理念所带来的弊病。在过去乃至当前的司法实践中,刑事诉讼活动的主要目的就是追求客观真实、惩治违法犯罪,然而不计成本、不计手段地追求实体正义必然会导致权力的滥用,同时还会损害诉讼的公正性。因此,在刑事诉讼过程中追求程序正义也日益受到了重视。但是,当前我国正处于社会发展的转型时期,犯罪形势严峻,不能单纯地为了追求程序正义而忽视社会民众对及时有效惩罚犯罪的需求。因此,我们在刑事诉讼过程中要兼顾实体正义与程序正义,力求达到两者之间最大程度上的平衡,从而实现多元化的价值目标。审查起诉阶段的自行侦查,其设置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发现客观真实,同时也是为了实现法律的公平正义,因此要保证审查起诉环节的自行侦查在规范的框架内运行,不被滥用,发挥其应有的诉讼价值。

2、注重人权保障

2004年,宪法增加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规定,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亦将“尊重和保障人权”作为刑事诉讼法的任务之一。打击、惩罚犯罪的出发点是为了实现社会安全与秩序,如果以牺牲人权为代价从而达到追诉、惩罚犯罪的目的,那就与保障人权的出发点背道而驰。因此,检察官在审查起诉阶段自行侦查的过程,要加强对犯罪嫌疑人的权利保护,增强犯罪嫌疑人的诉讼参与权,这既符合宪法关于保护人权的规定,也有利于防止公权力的滥用,规范自行侦查程序,促进程序公正。

(二)完善自行侦查制度

1、自行侦查主体

刑事诉讼法规定,检察官可以在审查起诉阶段自行侦查,因此自行侦查只能由负责案件审查的检察官主持,同时参与的人员不得少于两人。考虑到检察机关内设司法警察,可以在自行侦查过程中,要求本院司法警察协同配合。笔者认为,检察机关自行侦查,并不代表侦查的所有活动都要自行行使,检察官在自行侦查过程中,可以亲自调查取证,也可以要求侦查机关提供相应的人力、物力、技术予以协助调查取证。

2、确立自行侦查的触发机制

刑事诉讼法规定,对于需要补充侦查的案件,检察机关可以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也可以自行侦查,但并没有规定何种条件下运用哪种补充侦查方式。笔者认为,在我国现阶段,检察官在审查起诉阶段自行侦查是非常必要的,首先,当侦查机关与检察机关对案件的事实、证据的认识不同时,对于退回补充侦查的案件,侦查机关会有抵触情绪,进而在补充侦查过程中敷衍了事,从而影响了侦查的效果和质量;其次,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过程中,清楚案件存在哪些问题、应当如何补充证据;再次,由于侦查机关的工作性质,其在补充侦查过程中,重心在于收集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罪的证据,而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其在自行侦查过程中,不仅会注重查明嫌疑人犯罪的证据,也会注重查明嫌疑人罪轻、无罪等证据。因此,为了强化法律监督,保障诉讼质量和效率,检察机关应当积极行使自行侦查权。

从司法实践来看,自行侦查的适用范围包括以下方面:(1)案件主要事实已经查清,主要证据确实,仅需要查明个别事实或情节,或者补充个别证据材料的;(2)需要补充侦查的事项简单,需要补充的证据容易收集的;(3)因发现侦查人员在案件的侦查过程中存在违反诉讼程序的行为影响案件公正侦查,不宜由其补充侦查的;(4)因公检两机关认识分歧,公安机关不愿意补充侦查或者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达不到要求,而检察机关认为能够自行补充侦查的;(5)发现侦查人员认定案情、收集证据过程中有倾向性,退回补充侦查难以保证案件补充侦查质量的;(6)其他检察机关认为能够自行补充侦查的情形

笔者认为,除了上述自行侦查的大范围适用外,还应当确立检察机关自行侦查的触发机制,当出现下列事项时检察机关要立即触发自行侦查,限制使用退回补充侦查:(1)发现侦查人员在侦查活动中有违法取证、弄虚作假等嫌疑的;(2)涉及罪与非罪问题,侦查机关怠于向无罪方面侦查取证的;(3)一次退回补充侦查后发现侦查机关未按要求取证的;(4)进行非法证据排除后,侦查机关未另行指派侦查人员调查取证的;(5)关键性证据如不及时收集可能灭失等情形。

3、自行侦查的时间

刑事诉讼法规定,在审查起诉阶段,对于补充侦查的案件,应当在一个月内补充侦查完毕,次数不得超过二次。检察机关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会引起审查起诉期限的中止,待补充侦查完毕后,重新计算审查起诉期限。而检察机关自行侦查的期限,法律没有另行规定,造成目前检察机关自行侦查使用的仍是审查起诉期限,对检察官而言自行侦查会占用原本就紧张的办案时间,那么将选择何种侦查方式就不言而喻了,笔者认为这是导致检察官怠于行使自行侦查权的重要因素,建议在立法层面上确立自行侦查同样以二次为限,在一个月内侦查完毕,待自行侦查结束后,重新计算审查起诉期限。

4、建立自行侦查的启动、报备制度

自行侦查不是简单的查缺补漏,其中可能涉及侦查机关违法、罪与非罪,乃至定罪量刑方面存在重大争议和分歧的情况,需要检察机关内设机构联动、检察与警务外部联动、异地检察机关的联动、司法警察与检察技术部门的支持,笔者建议建立规范的自行侦查的启动、报备制度:(1)案件第一次自行侦查,由承办检察官自行决定,报分管检察长备案;(2)案件第二次自行侦查,由承办检察官提出意见,报分管检察长决定;(3)对重大、复杂、敏感案件、重大侦查事项的自行侦查,以及跨地市区域的自行侦查的,由承办检察官提出意见,报分管检察长决定。在自行侦查过程中,检察官要求内设机构、侦查机关、异地检察机关提供相应的人力、物力、技术予以协助、支持,需要在分管检察长的统筹下形成合力,规范自行侦查的内部启动、报备程序,有利于提高效率、节约诉讼资源,也符合检察机关的自身利益。

5、规范自行侦查的奖惩机制

在检察机关内部完善考核制度,专门对自行侦查工作进行评估、考核。建立科学的侦查考核评估体系,对于滥用自行侦查权,拖延办案期限等违法行为,视情节严重程度给予不同的通报、处分。对于合理运用自行侦查权,取得优秀办案成果的检察院、检察官给予奖励。

 

参考文献:

1、宋远乾:《公诉员额检察官自行侦查问题探讨》,载《法制博览》2017年第9期。

2、徐航:《退回补充侦查制度的实证分析——以审查起诉环节为视角的观察》,载《中国刑事法杂志》,2007 年第 3 期。

本院概况
职能介绍
检务指南
福清检察微信
福清检察微博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福建省福清市人民检察院
工信部ICP备案号:京ICP备10217144-1号
技术支持:正义网